全部
  • (42)

往事如烟之新河历险

我的家乡属于辽河流域,地处九河下稍,田畴广阔,沟渠纵横。水多自然鱼多,捕鱼捉虾就成了儿时最大的乐趣之一。尤其是每年的七月下旬,连日大雨之后,新河水势大涨,滚滚洪流从黑山县域奔涌而下,直捣南边,汇集绕阳河入海而去。因为自黑山到南边,皆是黑土地,少有黄沙,所以,即使是汛期,河水并不浑浊,反倒成了鱼类的聚焦之所。各种鱼类,有从上游水库顺流而下的,也有从南边大沼中逆流而上的,当然也有土生土长借机脱离小沟...

  • 53
  • 1
  • 2
  • 0
2018.05.18 21:22

往事如烟之上房揭瓦

土豆花开的时候,麻雀就开始孵蛋了。麻雀孵蛋一般选择在瓦房的瓦缝里,也有的选择在各家房檐下。孩子们都爱掏鸟蛋,而掏鸟蛋很容易把房屋损坏,所以是不被大人们不允许的,只好偷偷进行。从麻雀叽叽喳喳地絮窝开始,我们这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们对上房揭瓦掏鸟蛋就已经觊觎好久了。那时我们小赵家只有生产队有瓦房,但是房顶一但上人,半个村子都能看到,大人们是不会允许孩子们上房揭瓦的。曾经有一次我们才登墙头上房,就被队长田...

  • 23
  • 2
  • 4
  • 0
2018.03.07 00:06

往事如烟之民间正骨

柳家中学,位于小赵家屯和大赵家屯中间,距我家只有大约三百米的路程。而我童年就读的赵家小学,反倒离家稍远一些,在大赵家屯中间的位置。柳家中学有一个阔大的操场,四周绿树成荫,体育设施也较多。因此,童年时,每逢假日,小伙伴们就经常去离家即近又好玩的柳家中学去打闹嬉戏。 一天午后,我和孩子头王福林、赵三赵志双、大眼珠子李国库等童年玩伴在柳家中学操场玩逮人游戏。中间休息时,我双臂吊在篮球架的横梁上打悠荡,身...

  • 42
  • 3
  • 5
  • 0
2018.03.06 13:28

往事如烟之生擒野兔

王福林,小名王福子,年龄大我一岁,是小赵家有名的孩子头儿,也是我父亲的表弟,我的表叔。 大约在我十二三岁的时候,春日里一个星期天的午后,我俩趟水过新河,到高山子劳改四大队砖场后身去打鸟。那里沟多树多,鸟自然就多,是春天打鸟的好去处。我俩准备翻过一个大沟,去大地里的台田沟去寻找串鸡、壕溜,这两种鸟比较好打。刚下到沟里,突然从沟底冲出一只野兔,是一只皮毛灰白相间的成年兔子。只见这只野兔窜上沟沿,慌不择...

  • 21
  • 1
  • 3
  • 0
2018.03.02 17:44

往事如烟之老扁铲地

王国忱,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小赵家屯生产队长。因脑袋扁平,貌似没有后胸勺,所以人送外号王老扁。值赵家小学夏季农忙假,我和吴大春、赵志双等同学在王老扁的带领下,到北壕铲地,铲地,即古人所谓锄禾。我们几名小学生年纪尚小,对锄禾还不得要领。老扁就手把手地教我们,然后他又做个示范。只听得老扁口中念念有词:“左边搂一下,右边搂一下,苗中间再这么铲一下..……”话音未落,只听老扁“哎呀”一声,原来是他一锄头跑偏,把一...

  • 43
  • 3
  • 5
  • 0
2017.12.31 21:34

往事如烟之小凤啮指

尤小凤,因天生双眼细小,视物不清,人称尤小眼。一年春节前,屯北李凤春家杀猪请客,邀东邻吴庆富当屠夫并兼作饭的大师傅。尤小眼主动去捞忙,以便混顿吃喝。吴庆富正在厨房忙活,见小眼进来,就伸出右手食指,在小眼眼前晃动,戏弄他说:“给你一根猪尾巴,吃不吃?”尤小眼信以为真,上去就是一口,正咬在吴庆富的手指头上,顿时鲜血淋漓。吴庆富疼得杀猪也似,嚎叫不止。

  • 41
  • 0
  • 3
  • 0
2017.12.31 21:22

往事如烟之房兄春厚

房兄讳春厚,长余十几岁,以种田牧牛为业,幼而体弱,长而家贫,终生未娶。余少年时,常在外祖父家挑灯夜读,而房兄亦寄宿于外祖父家,其间两年有余,与余交往甚欢。余知其不贪小利,乐于助人,感情丰富,实诚厚道,每每欲干事业,却屡遭小挫,常叹力不从心耳!余尝谓长兄曰:“我兄弟他日如有当老板者,可聘春厚作管家,决不擅动一草一木,一分一毫,诸事尽可放心。”余结婚之日,赠我笤帚一把,床单一条,云“家贫无所资,聊表寸心...

  • 80
  • 1
  • 2
  • 0
2017.12.29 18:42

往事如烟之父亲与书

父亲嗜好读书,这是我刚刚记事时就知道的。每当晚上睡觉前,劳累了一天的父亲就半躺在炕梢,就着自制的台灯或是昏暗的煤油灯,手捧着书,在母亲因为心疼电费油钱而埋怨和唠叨声中,孜孜地看着。那时候,农村常常拉闸限电,停电时,父亲就点着油灯坚持看下去。白天干活再累,每天的书是不能不读的。耳濡目染,我们兄弟五人个个都酷爱读书,至今也仍然保持着看书的习惯。 可是,在那个文化荒芜的年代,除了教科书、小人书和毛主席著作,...

  • 97
  • 2
  • 4
  • 0
2017.12.29 14:59

往事如烟之校长毁容

八十年代中期,一个爆炸性的新闻,在这个交通不便、人口不多的偏僻小乡传开了。中学阚校长面部被人砍伤,刀伤很深,据说已被毁容,正在医院治疗。校长自称:夜里从学校回家途中,遇一歹徒,挥刀就砍,在与其搏斗时,面中一刀,歹徒持刀逃逸。 阚校长素来德高望重,深受师生及全乡人民的爱戴。这样的大好人,竟然逢此恶运,人们在谴责歹徒,同情校长的同时,对校长被砍的原因议论纷纷,猜测不已。图财害命乎?报复伤人乎? 很快,...

  • 52
  • 1
  • 3
  • 0
2017.12.29 13:14

往事如烟之王洪达墓

出小赵家屯往东南五百米,就到了新河的南大桥。南大桥以东,复有一漫水桥,过漫水桥,在左侧的草甸子中,有一座被荒草埋没的土坟。坟前立一块破旧的木牌,上面用红色铅油写着五个大字——王洪达之墓。 从我童年记事时起,到离开家乡来外地工作为止,记忆中,这个写着红字的小木牌,就始终插在那座几乎看不见拱土,也从没有人来祭奠过的荒墓旁。 之所以对王洪达三字这么熟记于心,是因为在当时,王洪达之墓成了我们儿时玩伴们心目中...

  • 22
  • 1
  • 1
  • 0
2017.12.29 13: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