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如烟之新河历险
2018-05-18 21:22:03
  • 0
  • 1
  • 3

        我的家乡属于辽河流域,地处九河下稍,田畴广阔,沟渠纵横。水多自然鱼多,捕鱼捉虾就成了儿时最大的乐趣之一。尤其是每年的七月下旬,连日大雨之后,新河水势大涨,滚滚洪流从黑山县域奔涌而下,直捣南边,汇集绕阳河入海而去。因为自黑山到南边,皆是黑土地,少有黄沙,所以,即使是汛期,河水并不浑浊,反倒成了鱼类的聚焦之所。各种鱼类,有从上游水库顺流而下的,也有从南边大沼中逆流而上的,当然也有土生土长借机脱离小沟小池的,大大小小,各逞其能,在水中往来穿梭,何其盛也。

        “新河来鱼了!”东街的姚海凤永远都是先知先觉者。记得那年年初,海城地震,波及到了家乡,也是姚海凤第一个在村里扯着嗓子拼命喊:“地震啦!地震啦!——”,半数小赵家屯人不是被地震震醒的,而是被他喊醒的。

        “新河来鱼了!”听到姚海凤的尖利的叫声,人们就纷纷操起家伙,赶往新河去捕鱼。我家的渔具永远是小赵家最好,也是最多的,因为爷爷爱捕鱼,也会织网。那年我十二岁,扛着搅捞子,也随着爷爷、哥哥们赶到新河的南大桥。父亲是不能参加捕鱼的,因为他是村干部,要组织抗洪防汛。

        爷爷在桥边架起了搬网,大哥二哥各拿鱼具,一展身手,不一会,我家的水桶就装进五六斤大大小小的鱼。我拿着搅捞子,四处寻找猎物,不知不觉就走到大桥东侧的漫水桥上。当时水大,漫水桥面已经覆盖了近半米深的水流,根本看不到桥面。我正玩得起劲,只觉得脚下一滑,随即哎呀一声,掉进了小桥北面的桥沿下。一瞬间,洪水漫到脖子,下半个身子已经被湍急的暗流卷入涵洞洞口。惶急之下,幸好,我双手摸到了光秃秃的桥沿,才没有立即被洪水卷入涵洞。漫水桥是由水泥制成的涵洞铺建,洞口直径不到二米,长度等同路宽,约七八米,我如果被卷进去,恐怕就不能在这里回忆往事了。我明显感到水流的力量,在大力将我往涵洞中推送。我拼命喊叫,双手紧紧扒着桥沿。正体力不支之际,不远处捕鱼的房春成听到呼救,迅速跑过来,不待搭言,一把手将我从桥下拽了上来。我得救了!大哥随即也发现并跑了过来,向房春成连声道谢,拾起搅捞子,把我领到高处。此时,我的心还碰碰跳个不止。

        房春成,又名房德林,我的好朋友房春厚是他大哥,我和他还是亲戚关系呢,管他叫二哥。房春成的奶奶善于织布,人称房机匠,我二姥爷的前妻和房机匠是亲姐妹。他家的身世,父亲在乡村往事一书中专门为此写了一篇文章。房春成的救命之恩,永不能忘!

        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