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如烟之两个蟊贼
2018-09-24 16:29:34
  • 0
  • 0
  • 5


      十年前,老家有个远房亲戚来锦州办事,我特意招待他吃锦州烧烤。喝到酒酣耳热,我问起家乡的事情,他说:“你知道吗?张老太太摊人命官司了。”

       我心里一楞,张老太太,老伴多年前去世,现在孤寡一人,只有一个干儿子,偶尔来看看她。算起来张老太太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,以养猪为生,养了大半辈子的猪,整日忙忙碌碌的,日子过得并不宽裕,可仍以此为乐。一个老太太,怎么会摊上人命官司呢?

       我小时候就知道,张老太太养猪与众不同。别人养猪,把猪当作畜牲来养,张老太太养猪,把猪当成孩子来养。她把猪逐个起了生动有趣的名字,什么大嘎、二嘎、大耳朵、小胖子,叫哪头猪,哪头猪都能听得懂。她对猪从来不打不骂,哪头猪不听话了,她就象对人一样,叫上猪的小名,唠叨一会儿就算解气了。猪养肥了长大了总是要卖的,卖猪的前后几天是张老太太非常伤心的日子,猪贩子每抓走一头猪,她都要掉好多眼泪。这样一个地地道道的朴实、善良、勤劳的农村妇女,是怎么贪上人命官司的呢?

       于是,亲戚就给我讲起事情的原委。

       一个月前的一天深夜,两个蟊贼来张老太太家偷猪。这两个贼商量好的,一位去猪圈里往外赶猪,别一位手拿铁棍子守在猪圈门前,猪一露头,就一棍子打下去,把猪打死,再抬到毛驴车上运走。那个进入猪圈里的贼,摸着黑,猫着腰,连哄带踢又吓唬的,圈里的两头猪,死活不肯出来。毕竟是张老太太的猪,真是与众不同,通人性的,只有张老太太才能叫得动,别人不好使。 里面的贼,奈何不得,从猪圈里又猫着腰往外走。他也许是想放过这两头猪,也许是想取铁棍子把猪直接打死在猪圈里,反正猪没出来,他先从猪圈里出来了。 外边的贼,正躲在墙角,紧紧握着铁棍子,等待时机,一看有个黑影从圈里出来了,哪容多想,只当作是猪,狠狠地一棍子打下去,里面的贼霎时脑奖崩裂,倒地而亡。一看出了人命,这个活着的贼,撇下同伙,赶着驴车,落荒而逃。

       就这样,张老太太摊上了人命官司,一连几天到派出所接受调查。当然了,很快就排除了她杀人的可能。又过了几天,通过被打死的贼的身份,顺藤摸瓜,警方终于抓到了那个逃跑的贼。

       讲到这里,亲戚说:“你做梦也不会想到那个打死人的偷猪贼是谁。”

       “是谁呀?”我更为好奇。

       “就是张老太太的干儿子。”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