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如烟之民间正骨
2018-03-06 13:28:48
  • 0
  • 3
  • 5

       柳家中学,位于小赵家屯和大赵家屯中间,距我家只有大约三百米的路程。而我童年就读的赵家小学,反倒离家稍远一些,在大赵家屯中间的位置。柳家中学有一个阔大的操场,四周绿树成荫,体育设施也较多。因此,童年时,每逢假日,小伙伴们就经常去离家即近又好玩的柳家中学去打闹嬉戏。

       一天午后,我和孩子头王福林、赵三赵志双、大眼珠子李国库等童年玩伴在柳家中学操场玩逮人游戏。中间休息时,我双臂吊在篮球架的横梁上打悠荡,身体正晃荡呢,王福林猛然在我后背上推了一把,我登时双手脱离横梁,身体悬空,然后重重摔在地上。落下时,左胳膊肘先着地,当时也没觉得疼痛,只是有些麻木,但起来时左臂却不能活动了。他们几个也无心再做游戏,一起送我回家。送我到当街,就都做鸟兽散了。姥姥正在我家里,向我问明情况,动动我的胳膊,这时,我才感到左胳膊钻心似在疼痛。姥姥说,肯定是错骨缝了。于是对王福林大为埋怨一番,什么不懂事了,欺负比他小的,惹事了又不敢来家道歉,并叮嘱我下次别和他玩。姥姥说,错骨缝不能隔夜,隔夜就端不上了。于是,草草地吃了几口晚饭,就带我去尚驿站找人端骨缝。

        尚驿站,是夏家屯的一个自然屯,距我家二里多地,隔着一条县道。尚驿站在县道南,小赵家在县道北。那里有一个老老太会正骨,姥姥认识她。姥姥带着我进入一座茅草房,炕头坐着一个慈祥的老奶奶,笑咪咪地问明情况,然后她挪到炕沿上,让我站在她面前。老奶奶把住我的左胳膊,说,孩子,让奶奶看看,别怕,伤得不重,一会就好。话音未落,我隐约听得咯巴一声,错位的关节就被端上了。胳膊马上就能活动了,也不疼了。姥姥看到外孙子的伤被治好了,很是高兴,问,多少钱。老奶奶说,前后屯住着,要啥钱,领孩子回去吧。

       第二天,姥姥把自己家和我家的鸡蛋合在一起,凑了一小筐,用草末蓄上,给那位老奶奶送去了。回来时,姥姥说,这是规矩,人家不要钱但不能不答谢,这鸡蛋本应该让王福林他妈给拿,要不是两家有亲戚,我非找他家要去不可!

        王福林是我老舅爷的二儿子,论辈份我得叫二叔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