往事如烟之房兄春厚
2017-12-29 18:42:06
  • 0
  • 1
  • 2

       房兄讳春厚,长余十几岁,以种田牧牛为业,幼而体弱,长而家贫,终生未娶。余少年时,常在外祖父家挑灯夜读,而房兄亦寄宿于外祖父家,其间两年有余,与余交往甚欢。余知其不贪小利,乐于助人,感情丰富,实诚厚道,每每欲干事业,却屡遭小挫,常叹力不从心耳!余尝谓长兄曰:“我兄弟他日如有当老板者,可聘春厚作管家,决不擅动一草一木,一分一毫,诸事尽可放心。”余结婚之日,赠我笤帚一把,床单一条,云“家贫无所资,聊表寸心”。余每次回乡,其闻之必来相探,饭不吃,酒不饮,与其零用钱亦婉拒。一一年春节,余在街上见其趄趄拄杖而行,知其病也。欲邀其来家小坐,但微笑不言,仅摇首而已。莫非自思中风后病体难堪,怕遭嫌弃么?清明回乡,闻其已长眠于九泉之下矣。余至新茔小伫,见黄土未干,而斯人早逝,不禁怆然!方知其自念身处迥途,怕有烦扰矣,殊不知我虽读书在外,亦一平民耳。呜呼,失一好友,悔之莫及!特赋拙诗一首,是以为记。

        恨无滴水报殷殷,遽尔春来不见君。二十年前曾馈帚,今来持与扫孤坟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